足球比赛比分表|乒乓球单打比赛比分表
張勝兵   草根首頁 | 設為首頁 | 加入收藏
中醫鬼谷子 - 張勝兵首頁
張勝兵《攻癌救命錄》連載
2019-11-29
字號:
    第二節 近現代中醫腫瘤學的發展和認識

    我們這節課講近現代中醫腫瘤學的發展和認識。近現代隨著自然科學的迅速發展和西方醫學的大量傳入,開始對腫瘤認識的中西匯通,開啟了這個中西匯通時期,以張錫純為代表的中西匯通派,促進了中醫臨床腫瘤學的發展,使中醫學對腫瘤的認識也更趨于深化。張錫純所著之《醫學衷中參西錄》,記載了“治膈食方”中提出用參赭培氣湯治療膈食證,參人參的參,赭代赭石的赭,參赭培氣湯,詳細闡釋了食道癌或胃底賁門癌的病因病機及理法方藥,

    其是新中國成立以來后幾十年來,這個中醫學西醫學,生物學和其他學科的這個技術進步,融合到了中醫腫瘤學的發展里面,形成了一個綜合性的學科,其所涵蓋的內容包括了腫瘤的起因,發病、診斷方法、治則、治法與康復,以及抗癌中草藥的篩選以及作用機理。正是在這一大背景下,中醫近現代腫瘤學的學科框架逐漸形成,并且得到了不斷的充實和發展,那么現代中醫對腫瘤學的認識和過去有了很大的不同,主要是這個西醫的參入,比方說他們運用了外科手術,放化療,靶向藥等等,那么這個腫瘤癌癥病人,大部分都是先采用西醫治療,西醫治療之后,由于放化療手術靶向藥的這個作用,出現了和以往傳統腫瘤學不一樣的證型。比方說,這個癌癥病人采用了西醫的手術,放化療等多種方法之后,患者的脈象,舌苔癥狀都發生了相應的變化,而這并不是原有的腫瘤患者的表現,而是治療過程當中對機體產生的作用,比方說這個鼻咽癌,放療之后,舌診常會有種種不同的表現,或干或光,或成紫暗,或有瘀斑,或紅,或絳或青等等,這都是因為放療而引起。那么在辨證時呢,我們要認識到放療對這個外加因素的這一個加入。

    其實我常常這么說,我說這個當然也不一定完全對,但是,這是我的一些體會,就是我治療了很多癌癥患者大多數都通過化療或者放療或者手術的治療之后,最后他們放棄了。西醫沒有辦法的情況下來找中醫,他們抱著一個死馬當活馬醫的這么一個心態,到我這里來治療。而我長期跟他們說的是要跟你們治療這個目前的這個癌癥的話,首先得跟西醫擦屁股,為什么說跟西醫擦屁股呢?因為,他們治了之后,出現了一些爛攤子,這些爛攤子往往需要中醫來跟他善后。不然的話通過放化療,有些放化療之后出現這個嘔吐、惡心、有些傷了胃,有的頭發掉完了,有的不能睡覺等等。都需要中醫來調理。

    那么,目前為止,中醫院校,中醫藥大學以及其附屬的中醫院,大部分對腫瘤癌癥的認識,很大程度上參考了西醫的這個治療方案,我們很難說這是一種進步,或者是一種退步,或者說是一種嘗試性的這一個突破,因為畢竟醫學是以治病救人為目標,為宗旨。我常說不管是中醫還是西醫,目的只有一個,就是治病救人。對于純西醫的院校或者純西醫的大學的附屬醫院,他們絕大部分是反對中醫治療,反對中醫的干預,采用純西醫的治療方法,因為他們對中醫不理解,因為中醫它是一種哲學的醫學,很多在西醫方面的權威專家,如果自己不親身體會的話,他們很難接受這個中醫的這個思路,而在中醫院校里面的,他們又以中西醫結合為主,有一部分人是以西醫為主,有一部分人中西結合,有極少部分是純中醫思維。所以說我們很難說,在目前為止,在當今的這個腫瘤癌癥這個學科,很難說這個是進步,是退步,還是一種逆流狀態。或者說是中西醫在結合的過程當中產生了一系列的不同的觀點和看法。

    那么,當今的這一個主流的對腫瘤學的認識上,繼承了傳統的內因、外因,又在了解了化學病因、病毒病因以及遺傳等現代腫瘤學的有關知識后,有了新的見解,比方說在邪正關系上,假定腫瘤的形成是由邪引起,那么這個“邪”既有化學致癌因子、病毒病因的含義,又有傳統意義上的外感六淫、飲食、內傷七情等等含義,兩者具有兼容性,是對“邪”理解的深化。其實際上,這個致病因素無非是內因、外因、不內外因。這些化學病因,病毒病因以及遺傳等等,其實早就包含在了中醫學的內因、外因、不內外因里面。只不過在內因、外因、不內外因里面,更加的具體到了西醫的某一些名稱而已,比方說化學病因,病毒病因,那么這個病毒病因,我們中醫上仍然把他當邪氣,是吧!那么這些邪氣如果是外感的病毒,那就是外感六淫,或者癘氣,等等;只是把它更加的名稱化,具體化而已,也并不是什么新的見解。近現代中醫繼承了古代重視正氣”在發病中的意義,在腫瘤的正邪關系中,提出”正氣”的重要性,古人說:“邪之所湊,其氣必虛。”那么這個”正氣”,不但包含了有傳統意義上的正氣,而且還包括了免疫功能和一切已知和未知的機體對有害因子的防御功能,以及某些遺傳因子等。

    那么,說了這么多西醫的名稱,說白了,一樣用正氣兩個字替代,只不過是具體化到西醫的一些名稱而已,也沒那么復雜。這個腫瘤癌癥的發病,是正和邪相互作用的一種結果,也是機體防御功能和致癌因子相互作用的結果,那么這個致癌因子其實又是一種西醫的說法,其實也就是一種邪氣,那么機體的防御功能就是正氣,其實就是正邪斗爭的結果。可以這么認為邪盛正虛那么癌癥就極有可能發病,這個癌癥和腫瘤有可能發病,那么正氣旺盛,即使有邪氣,那么癌癥腫瘤也不一定發病,所以仍然回到我們《黃帝內經》這個原文“,正氣存內,邪不可干”,幾個字概括所有,就這么簡單!那么在腫瘤的發病機制上,這個現代的某些學者也依據中醫傳統借鑒了近代腫瘤學在細胞水平、分子水平等方面的研究成果,比方說近代研究認為,這個癌癥腫瘤的表現為增殖和分化的失控,增殖和分化的失控是正和邪關系失衡的一種表現。調整正邪關系,就有可能對增殖和分化的失控有所裨益,西醫的研究可用化療藥來控制這個腫瘤的癌癥的這個無限增殖,不少中藥研究者也試圖從中藥中找到來殺滅癌細胞的“抗癌藥物”,其實際上,他們的成果怎么樣?其結果怎么樣呢?試圖從中藥中找到殺滅癌細胞的藥物,這個思路想法、是好的,但是我總認為,你在中藥中能找到殺滅癌細胞的藥物,這個已經是一種脫離了中醫的辨證論治的想法,那么大部分的中藥,他們的殺滅癌細胞是不如靶向藥,不如化療來得快,來得厲害,而中醫的特長也不在于那殺滅癌細胞,中醫的特長是辨證施治,調整正邪和陰陽,以達到不戰而屈人之兵的效果。如果說從另外一個角度去理解,想從中藥中提取某種成分去殺滅癌細胞,這個倒是有可能,但是想找到某一味中藥來替代放化療的藥物,或者說達到他們的效果,那無異于是南轅北轍,那是不可能的。

    那么我們這里舉個例子,比如說:屠呦呦,她獲得了這個諾貝爾獎,她在青蒿中提取的青蒿素,在治療瘧疾方面,有非常好的效果!于是乎她獲得了諾貝爾獎。那么我們這里反過來思考一下,那么屠呦呦獲得諾貝爾獎,究竟是歸功于中醫呢,中醫中藥呢?還是歸功于西醫西藥呢?那么它所提取的這一個青蒿素究竟屬于中藥還是屬于西藥呢?其實際上屠呦呦,她本來不是一位中醫,她也不懂得辨證論治,她只是在中醫的這個古籍上,在《肘后方》里面找到了青蒿治瘧疾的這種記載,于是乎就考慮在里面提取某一些成分來治療這種疾病,她其實是借助了中藥而運用西藥,借助中藥用的西醫的這個理論,用西藥的分子結構等等,是化學工藝的一種提取,歸根結底還是一種西醫。因為中藥,一般都是大自然中本來就有的動物,植物,或者皮毛,或者糞便,等等,一旦是提取物,那么它就歸為微觀結構,微觀結構屬于西藥范疇,大自然界中不存在的東西它提取出來的。那么這種實際上就已經沒有辨證論治的這么一種思路,它其實是一種微觀的,微觀的就應該歸屬于西醫,她只是借鑒了中醫,在中醫上找到了這么一個可能性,于是乎就提取。所以這一種是得益于中醫服務于西醫,最后的結果是,得到了一個治瘧疾的提取物的這么一個好藥,得到了全世界的認可,而想從中藥中提取殺滅癌細胞的這種情況,這種思路其實是類似于屠呦呦的這種思路,而它提取出來之后呢,應該也屬于西藥,是在中藥中提取而已。

    那么在實驗和臨床研究中發現,那按照調整正邪關系的思路,運用辨證論治,盡管不用所謂的抗癌中藥。對腫瘤增殖和分化的失控,增殖和分化的失控就是西醫所認為的一種說法,就是癌細胞的這個惡性增殖。我們沒有用所謂的抗癌中藥啊,只是按照正邪關系的思路,運用的辨證論治,它居然達到了抗癌的效果,那么說明什么問題,說明中醫的抗癌不在于抗癌本身,而是在于調整正邪和陰陽,在于辨證論治,辨證論治仍然是中醫治療腫瘤的核心思維。

    以我的這個親身經歷來舉個例子,比方說我用這個半夏瀉心湯,治療過胃癌,沒有想到的是,一個已經是胃癌晚期的病人,靠嗎啡止痛的這么一個病人,自己已經受癌癥折磨,準備好了老鼠藥自殺的,隨時準備自殺的這么一個老奶奶。大家應該都看到過這個病案,而且病人送來錦旗和我合影。我就用半夏瀉心湯加減化裁。沒有想到的是,居然根治了。怎么解釋,半夏瀉心湯本來就不是這個治療癌癥的方藥,我只不過把她當一個心下痞,當一個痞癥治療,通過中醫的辨證論治,她適合半夏瀉心湯。我既沒有用到蛇舌草,半枝蓮,蝎子,蜈蚣,壁虎,山慈菇,穿山甲,藏紅花都沒用,就用的是半夏瀉心湯,根本就沒有所謂的抗癌中藥。我用的半夏瀉心湯合失笑散加減化裁的,這個病案在庸勝堂的公眾號里面有。當然這個病在中醫腫瘤學的這本書里面,我也會把完整的資料經過寫上去。有的人可能會問了,半夏瀉心湯合失笑散是不是運用到了人參和五靈脂,人參和五靈脂是不是違反了十八反十九畏。我可以非常負責任的告訴大家,很多十八反十九畏,我平時都在常用,人參和五靈脂是我常用治療這個頑固性的胃痛,胃病,屬于氣虛血瘀型的。常用的,因為人參補氣,五靈脂活血止痛,這兩個藥在一起,如果說真的有十八反十九畏,那么它們就是相反相及,相輔相成,以毒攻毒。但是我在正常人身上也用過人參、五靈脂。也就是說,沒有這種氣虛血瘀型用的也沒有出現什么問題,那人參五靈脂只是我常用的一種違反十八反十九畏的這個藥對。關于這個十八反十九畏,在我的《醫門推敲》第一部里面,對古往今來的這個違反十八反十九畏的一些方子里面,羅列得很清楚,有一部分確確實實出現過意外,但是有大部分都有臨床佐證,那是沒有什么問題的,特別是對證的時候,那是沒問題的,比如說海藻、甘草,海藻玉壺湯里就有海藻和甘草。那附子和半夏也能常用。所以大家還是要多研究,多看書,多臨床,不能夠把這個十八反十九畏太局限了。在《醫門推敲》第一部第一講內科篇,里面肉桂赤石脂湯,第一版的第77面,這個湯藥肉桂赤石脂本來就是相反的,但是這個湯藥呢,特別把這個方藥列出來,后面在79面附了十八反十九畏的相關文獻,大家可以下去看一看。

    我們看看近現代中醫腫瘤學的診斷與辯證這個治療方面,它有哪些跟以往的差異,跟傳統的中醫腫瘤學的差異。那么,近現代的中醫腫瘤學在診斷方面既繼承了四診的內容,望、聞、問、切,又采用了現代醫學的診斷方法,那么這個現代醫學的診斷方法,我的意見是不要將現代醫學的診斷,作為中醫醫師開方的依據,或者說不要太受他的影響,至少要有一個純的中醫思維。那么根據望、聞、問、切采集的資料,通過八綱辯證,這個八綱辨證,臟腑辨證,氣血、津液辨證等等方法,這些辨證方法,我在中醫診斷學里面,中醫基礎理論,里面已經早就講得很透徹了,通過這些辨證方法加以分析歸納,來辨別這個腫瘤的證型,那么這在腫瘤的診斷過程當中,是非常重要的,是指導我們開方的依據。對于某些沒有癥狀的腫瘤,這個西醫的診斷確實有一些幫助,打個比方,比方說我們通過西的檢測,發現了早期的腫瘤,癌腫。那么根據傳統的診斷,我們僅僅通過望、聞、問、切來診斷的話,很有可能我們發現不了,可以說在早期的癌腫里面。中醫沒有辦法能發現他已經有癌腫,但是我們只能夠通過他的這個四診八綱來調節它的這個臟腑氣血。而西醫診斷的這個介入有助于我們更有針對性的開藥。打一個比方,比方說通過B超顯示這個病人肝上長了腫瘤。那么肝上長了腫瘤,由于它不大,病人并沒有任何臨床表現。那么這個時候西醫通過一系列的這個手段之后,最后得出的結果是不介意動手術或者說沒有到動手術的指標。于是乎就希望能夠保守治療,那么這個保守治療,有些人就找到了中醫。那么請問這個病怎么看,我們怎么治療,因為病人沒有臨床表現,又沒有脅痛,又沒有口苦咽干,什么癥狀沒有,僅僅是通過這個西醫的檢測,發現了肝上有這么個東西,那么如果是按照中醫的治療的話,中醫可能會根據他的舌脈,四診八綱來給他列出一個整體調理的方藥,這樣我們就沒有針對性的對這個肝上的東西進行治療,那么,有了西醫的檢測之后,那么我們的針對性就更強,如果發現他肝上長了個東西,那么我們通過中醫軟堅散結、活血化瘀、健脾化痰等等的治療方法,通過一段時間的調理,再去做檢查,消失,病人痊愈,是吧,那么如果說沒有西醫的這個檢查,我們怎么去下藥去消失這個腫瘤呢,你比方說他腎上長個囊腫,我們中醫是沒有辦法,摸脈說你腎上長了囊腫,但是我們中醫可能會判斷他體內有痰濕。但是有痰濕的這個方向很多、很廣。有的痰濕聚集在腸道,產生的是胃腸疾病,有的痰濕在肺部,出現的是肺部的結塊,有的痰濕在這個頸部,可能會產生癭瘤瘰癘;而有的痰濕在肝上腎上,可能出現肝囊腫,腎囊腫。那么通過B超顯示他腎上有囊腫,這樣我們開藥確確實實有針對性,那么我們可以將軟堅散結化痰的藥加上去,那當然病人可能會有舌苔膩呀,或者脈滑呀等等,但是病人沒什么臨床反應,臨床表現沒有。那么我們再加點川牛膝引藥下行,等等。那么這就是西醫的介入,西醫的診斷,對中醫的診斷治療,開方起到了部分的指導性作用,但是這個指導作用,不能改變中醫的辨證論治。

    即便是你用中醫去治療它,也不能夠刻意的去認為囊腫一定全部都是痰濕,血管瘤就一定都全是血瘀,不能這么去對號入座。而是要通過望、聞、問、切,如果舌苔膩,我們用化痰濕,如果是舌下脈絡瘀阻,舌質有紫暗,我們用活血化瘀,仍然還是要通過中醫的四診合參來針對性的下藥,但是西醫的診斷結果確確實實是有助于中醫藥的更準確的方向性,這個是不容置疑的。

    但是在這里我有必要提一下的是,并不是所有的西醫診斷結果都能夠指導中醫開藥、開方,或者說影響中醫中藥開方,打一個比方,比方說有一些病人,他肝上長了腫瘤,他就特別在意自己的肝功能,隔三差五去查個血,查一下肝功能,對這種病人呢,我是把他們沒有辦法,我長期跟他們說,肝功能根本就不能判斷你的肝病究竟到了什么程度,是否有生命危險,有很多肝癌患者,肝功能是正常的。這些在臨床中是很常見的,不要局限在一些數據上。

    有一些病人就特別在意,你跟他解釋也沒有辦法。比如說有個病人呢,他轉氨酶高,于是乎他就跟醫生說,醫生,我的轉氨酶很高,我這次來開中藥的目的就是那個降轉氨酶,我說你降轉氨酶找我干嘛?你找西醫呀,西醫降轉氨酶的藥比中藥快得多,他的優點就是很快降,缺點就是馬上反彈,很有可能你早上查的轉氨酶和下午查的轉氨酶都不一樣,你今天心情好和明天心情不好,他轉氨酶也不一樣,你的數據有意義嗎。那有些人就說中藥里面的五味子可以降轉氨酶,于是乎大家拼命的吃五味子,想去降轉氨酶,對不起,有些人是有作用,有些人是沒作用的,對證的人有作用,不對證的人沒作用,中醫的核心仍然是辨證論治,仍然是要對證。那比如說我去年治過一個病人,然后他就跟我說,張醫生,我這個轉氨酶有問題呀,我的目的就是降轉氨酶,我說我是給你治病,不是給你降轉氨酶,中醫要從整體上看,不要看一城一池的得失,我們要得的是天下,格局要大。那沒辦法,他有這個要求,說下次我做檢查,轉氨酶如果不正常,那你就枉為名醫,你把他怎么辦,有時候也沒辦法,這種病人,好吧,那你給他降吧,那按照所謂的降轉氨酶的藥給他開,對不起,沒效,我跟他說了,你看我給你用的什么藥,都是降轉氨酶的,你看到啊,它的化學分子結構啊,有多少臨床反應,那這個結果顯示他能夠降轉氨酶,你看你吃了你沒降轉氨酶。我說你不能按照你這個方法來,還是按照中醫的辨證論治來,于是乎,我就按照中醫的辨證論治,我不用五味子這些藥了,他屬于肝郁脾虛,我就疏肝解郁,健脾。結果呢,再去查,轉氨酶正常了,這就叫用中醫的辯證思維來治療,而達到了西醫想要的結果。

    所以呀,中醫他是一個高屋建瓴,從整體入手啊,不在乎一城一池之得失,在乎整體,整個大的這個戰役是否成功,所以我們每一個好的中醫都應該是一個戰略家,從大的方向去把握整個脈絡,而不應該局限于某一個點,這樣就會鉆入死胡同,就會將原有的中醫思維西化,中醫思維西化之后。那肯定是療效大打折扣,甚至是成為偽中醫、庸醫。

    由于這個西醫引入,而西醫目前為止,在醫學領域占據統治地位,所以呀,它也影響了很多的中醫大夫。那么目前為止,當今中醫界在治療腫瘤,癌癥的思路上,大部分出現了以下幾種情況,第一,這種人呢,完全從抗癌著手,采用多種中草藥,包括蟲類藥,礦物藥以及相當具有毒性的藥物進行治療,還有從各種中草藥里提取制劑來對癌癥腫瘤進行治療。這種人呢,他的方子一開,基本上一眼就能看出來,舌蛇草、半枝蓮、山慈菇、壁虎、蝎子、蜈蚣、穿山甲、藏紅花,有的甚至用到了蟾蜍、砒霜等等,他們這對不對呢,如果說確實屬于對證治療,辨證論治的倒也可以。但是,如果所有的癌癥病人,他們都采用這樣的治療手段的話,我個人認為他應該去學西醫,專門去研究靶向藥,放化療,可能比這來的更好,所以我個人觀點,不代表所有人的觀點,這種手段是不可取,或者說不完全可取的。

    舉一個例子,但是我不想點名,因為這個名醫他是一個他的頭銜是全國名老中醫,在我剛上大學的時候呢,他是我心中崇拜的偶像,這位全國名老中醫呢,是癌癥抗癌,中醫抗癌高手,當時我學中醫還沒入門,什么都不懂,因為他頭銜高,我就崇拜,也相當于一種盲目崇拜吧,等到我學醫學了一段時間之后,我再去看他的方藥的時候,我發現我以前是不是崇拜錯了,為什么呢,他就是我剛才所說的這種人,所有的癌癥幾乎都是抗癌藥抗癌的中藥一起上。在他的方藥里面,看不出辨證論治的影子,只能看到抗癌中藥的累加,他治好多少癌癥我不知道。但是有一個例子,足以證明他自己都不相信自己,為什么呢,因為他自己得了肝癌,拒絕一切中醫的治療手段,找到了最好的西醫醫院,動了手術,一個月不到人就去世了,從此以后,關于他的事,抗癌專家,全國名老中醫的消息全部沒有了,為什么呢?一個中醫抗癌高手,自己得了癌癥,不相信中醫,采用西醫治療,一個月之內就去世了。為什么一個中醫的抗癌高手,全國名老中醫,治療了幾十年的癌癥病人,自己得了癌癥之后,去用西醫的手術方法進行治療,而且死得更快,充分證明,我估計他也沒治好幾個人,可能是在體制下,在中醫藥大學里面,時間久了論資排輩,評了一個全國名老中醫。然后不知道他怎么搞的,成了一個當時中國著名的中醫抗癌專家,最后得了癌癥,西醫手術一個月之內去世。這是令人痛惜的同時也反思他本人究竟在抗癌方面究竟有多高成就。好,這是一種抗癌的。

    另外一種呢,是以傳統的辨證論治為主,使人體發揮其自身調節功能,以控制腫瘤癌癥,適當的運用符合基本法則的所謂的抗癌中藥,那么這種人呢,就比剛才那種人要強的多,因為他最起碼用到了辨證論治為主,適當地運用了所謂的抗癌中藥。這也是有中醫思維的大部分中醫專家所采用的治療手段,而這種手段呢,確確實實能夠為很多癌癥病人延長壽命,甚至有部分病人治愈。

    那么還有第三種人呢,是完全不考慮西醫的癌癥腫瘤,這個觀念純粹與純中醫辨證論治,基本上是以一個中醫的辯證論治來治療,所謂的抗癌藥物不怎么用,那么這種人呢,他在調節陰陽,調節整體,讓病人與癌共存方面效果不錯,甚至有些病人通過這種治療,最后慢慢根治。那么這種傳統的辨證論治的,完全不考慮任何西醫因素,也不刻意地采用所謂的抗癌中藥,這一種呢,基本上回歸到了純中醫思維。

    比方說,我剛才所說的用半夏瀉心湯來治療胃癌,一味抗癌中藥都沒用,這個就是按照第三種思維,以純中醫的辨證論治為主,當然我并不是一個完全的第三種類型,第二種類型也采用。比方說有一些癌腫特別大,你必須得用一些所謂的抗癌中藥,他們這里所謂的抗癌中藥,我是把它區分開來的,把它分為涼性,寒涼的和溫熱的,那么首先辨陰陽。如果說這個腫瘤屬于寒癥,我肯定要用一些溫性抗癌的中藥,如果這個病人屬于熱性,我就用清熱解毒類的所謂的抗癌中藥。但仍然沒有脫離辨證論治和陰陽大法這個大的法則。所以我個人的觀點是趨向于第二種和第三種,第三種是癌腫屬于彌漫性的,或者說屬于這個腫塊并不特別大的。那么我們用第三種純中醫的這種思路。如果說癌腫特別大,我們采用第二種,以辨證論治為主,然后再適當的輔以符和基本法則的這個所謂的抗癌中藥,其實這里所謂的抗癌中藥就是,要么就是清熱解毒的,比如說舌蛇草、半枝蓮,要么就是軟堅散結的,比方說牡蠣、大貝、鱉甲,要么就是蟲類攻伐性的,比如說蝎子、蜈蚣、穿山甲等等,只要符合基本法則可用,還是在辨證論治的基礎之上。那么,第一種完全從抗癌著手的這一種,是違背了中醫的這一個辨證論治的基本法則的,但是純從抗癌著手的。對于外治法具有很重要的意義,你說在內治法你不采用辨證論治,你這個我是不贊成的,但是在外治法,他又可以起到很大的作用。

    比方說像吳師機,它采用了一些膏藥丹藥,膏丹丸散,在外面,從外敷藥的一些抗癌藥的這個運用。確確實實是在某些癌癥上是行之有效的,比如說這個乳腺癌,我們用外治的一些抗癌類的這個中藥磨成粉末,然后用醋啊,或者其他東西調,然后外敷,確確實實可以達到一些效果。這個癌癥腫瘤到了中晚期以后,癥狀變化很多,我們作為醫生不應該隨著這個癥狀變化而改變對某一種癌癥的整體辨證體系,我們癥狀變化多,但是我們隨證治之即可。這個對癥治療,西醫喜歡對癥治療,雖然說對癥治療在某些時候也是一個比較重要的環節,對于緩解某些癥狀,是有臨床意義的,但是不能用西醫的對癥處理來取代中醫的辨證論治。辨證論治是中醫治療的精髓和核心,是有別于西醫治療的中醫特色與優勢之所在。

    那么,對于腫瘤癌癥本身所具有的特殊性,中醫腫瘤學在治療,在臨床治療過程當中,應當掌握以下幾個基本原則,第一,整體辨證與局部辨證相結合,第二,辨病與辨證,第三,辨標本緩急,第四,綜合治療觀。

    好,我們先看一下,第一個整體辨證與局部辨證相結合,這個腫瘤,這個病是一個全身性疾病的一種局部表現。因此要掌握整體與局部對立統一的辨證關系,對腫瘤的治療至關重要。腫瘤病的發展過程,是一個因虛致實,因實致虛的惡性循環過程,虛者全身虛,實者局部實。在疾病的發展過程當中,局部實質性病灶能使受侵臟腑組織受損,并能夠影響到全身,產生全身各系統功能失調和形態變化。反之,全身整體狀況的好壞對治療的成敗又是非常關鍵的因素。打一個比方吧,比方說肺癌,或者是說有其它癌癥轉移到肺或者胸腔的癌癥,最后出現的惡性胸腔積液。我們用中醫的治療方法,比方說這個用這個葶藶大棗瀉肺湯,或者十棗湯啊,都能夠治療惡性胸腔積液。那么這個惡性胸腔積液是一個局部的這么一個反應,但是他卻影響到了整體,為什么惡性胸腔積液,很多人會去胸悶咳喘,那么影響到其它的臟腑了,但是我們用葶藶大棗瀉肺湯也好,十棗湯也好,那治療了這個惡性胸腔積液之后,他只是治療的局部,這是局部。對于整體來說,它并不是根治的辦法,但是他卻是局部的治療方法,因為這個局部可以影響到其它,比如說你咳喘之后你就睡不好,睡不好之后就更加影響你的氣血。那么反作用,你胸腔積液就會加重,所以形成了這么一個惡性循環,導致你全身整體狀況都不好。而全身整體狀態的好壞呢,它又影響局部,比方說我吃不好,睡不好,拉不好,那就吃、喝、拉,這個腫瘤,腫瘤病人能吃能睡,大小便正常又不疼,不管它有沒有轉移,他的預后都會好一些,即使沒有轉移的腫瘤和癌癥,如果不能吃,不能睡,又非常的疼痛,那么這種預后就差一些,因為這個全身狀態不好。

    第二個辨病與辨證。辨病與辨證,辨證更重要,為什么呢,打一個比方,一個病人過來,他出現了半夏瀉心湯證,你運用了半夏瀉心湯,但是你可以不知道他是不是得了胃癌。因為胃癌就是一個西醫的病名,中醫他不就是一個痞癥嗎,是吧,所以說辨證更重要,更優于辨病,中醫是對癥治療,又不是對病治療,所以辨證更重要。

    第三個,辨標本緩急,標本緩急是腫瘤這個認知過程當中的一個重要原則。因為中醫學始終強調“治病求本”,針對腫瘤病,凡消除內外致病因素,調整氣血陰陽,臟腑功能失調,控制和消除腫瘤病變均為治本之法。那么惡性腫瘤的各種并發癥和疾病過程中出現在急迫癥狀,有些甚至直接威脅到病人的生命,那么這些癥狀均屬于標。比方說出血,疼痛、胸腔或者腹腔積液等等,那么這個都是治標,那他出血,你給他止血了,那他屬于中醫的哪一種血證,你就用哪一種血證的方法進行止血,那么這個治標,疼痛你就止痛,但是你不能說把痛止了之后,他的癌癥就好了吧,這個也是治標。那么胸腔積液,腹腔積液,用十棗湯,葶藶大棗瀉肺湯等等等等,你也是一個治標,這個惡性腫瘤通常表現他是很復雜的癥型,臨床當中呢,當標本兼顧,為什么說我們這個治標和治本,標本緩急,因為有一些治標的,正所謂急則治其標,緩則治其本,有一些標癥出現了之后,如果你不立馬解決,那病人就有可能死亡,比方說這個肝癌,西醫所認為的肝癌門靜脈高壓引起的出血,那很有可能病人吐幾口血之后就當場去世了,你就趕緊止血。那它表面上是得了肝癌而去世的,其實際上它是吐血而亡,所以說他死于肝癌的并發癥出血。那么我們在止血呢,只是說把他的標治了,讓他現在不出現問題,是治標的一個過程,我們本著一個急則治其標,我們留人治病,以留人治病為法則,先讓人活著,然后才能治病,然后再緩圖治其本,甚至與癌共存,然后緩緩的徹底的擊敗它,以達到根治之目的。

    好,我們再看一下,第四個方面綜合治療,由于腫瘤的復雜性#、特殊性,中醫強調腫瘤的治療當中強調四個字“雜合以治”。所謂"雜合以治”,與現代“腫瘤綜合治療”頗相似,主要是根據不同腫瘤不同階段的臨床特點,運用中醫的整體觀和辨證觀,有計劃地、合理的應用各種治療手段,改善患者體內臟腑陰陽失衡的狀態,提高腫瘤患者的生存質量,最大限度的延長生存期,并且提高其治愈率。它既包括了中醫的綜合治療,比方說:內服、外敷、針藥并用、食療、氣功導引的等等的參與。

    還包含醫學心理學,心理治療學。心理治療學,醫學心理學對腫瘤病人都十分的重要,那可以說是相當的重要,有的人心態好,甚至可以自愈,自己好了,那當然是少數;有的人呢,他對中醫充滿了信心,他對生命充滿了渴望,心態積極的效果就特別好,那有一些病人本來不是什么大病的,不說是腫瘤癌癥,就是個普通病,他覺得治不好了,放棄了。那有些中風偏癱的中風偏癱后遺癥,坐在輪椅上,有的人坐好幾十年都坐,但是有的人在輪椅上坐一年死了,他死于什么,死于喪失信心,他覺得我這樣活下去是個廢人,治不好了,他有沒有自傷,他完全就是喪失了信心之后,慢慢的,慢慢的他就死亡了,他為什么死亡,并不是病死的,他是沒有信心了啊,沒有信心這種低落的情緒影響到體內氣血的運行。所以這個腫瘤病人,家屬的鼓勵,這個病人對醫生的信任程度,以及病人的這個心態,人生觀,價值觀,這個都非常的重要。

    好,那么關于近現代中醫腫瘤學的這個認識和發展,我們就講到這里,關于這個中醫腫瘤學,從古至今的認識,直到今天對這個中醫腫瘤學的認識,基本上就講完了。

    下節課呢,我們講腫瘤的中醫命名與分類,以及腫瘤的中醫命名對照的西醫名稱。好!這節課就講到這里,謝謝大家。

所有文章只代表作者觀點,與本站立場無關!
評分與評論 真差 一般 值得一看 不錯 太棒了
姓名 
聯系方式
  評論員用戶名 密碼 注冊為評論員
   發貼后,本網站會記錄您的IP地址。請注意,根據我國法律,網站會將有關您的發帖內容、發帖時間以及您發帖時的IP地址的記錄保留至少60天,并且只要接到合法請求,即會將這類信息提供給有
關機構。詳細使用條款>>
草根簡介


張勝兵,號中醫鬼谷子,祖籍湖北漢川,臨床醫學碩士。國際中醫傳承機構《庸勝堂》創始人,中醫臨床著作《醫門推敲》系列書作者,北京勝永祥中醫創始人、董事長、首席中醫專家,武漢國際名醫張勝兵工作室主人,中醫師帶徒“一帶一路”國際名師,中央電視臺《中華醫藥》之《國藥盛典》顧問,俄羅斯人民友誼大學東方醫學院客座教授,俄羅斯中醫藥學會名譽會長,第十屆世界養生大會特約專家,第十五屆世界中醫藥大會講課專家,首屆國醫節首席講課專家和名醫評委,2018年年度最具影響力中醫獎獲得者,湖北中醫藥大學張勝兵中醫獎創辦人,湖北中醫藥大學優秀校友,2019年“一帶一路”中美俄國際中醫藥高端大會授予“國際優秀中醫講師”稱號,獲得“國際最具影響力中醫獎”(全球唯一一個獲得此獎的八零后中醫),為一代國醫大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全國名老中醫、中國著名中醫學家、中國著名的“內經王”、“活字典”、當代中醫泰斗李今庸教授的關門弟子。曾先后抄方學習于中國著名傷寒泰斗、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全國名老中醫、中國著名中醫學家、一代宗師李培生教授(已故)和著名金匱大師、享受國務院特殊津貼、全國名老中醫田玉美教授,針灸習于著名針灸專家宮廷御醫第三代傳人“中華神針王”王修身教授。本科畢業于湖北中醫藥大學針灸推拿專業,研究生畢業于安徽中醫藥大學中醫內科專業,研究生導師為安徽中醫藥大學一附院干部心血管內科姚淮芳教授,并發表論文《欣舒顆粒治療高血壓合并抑郁的臨床研究》。大學期間因治療一例肝硬化而聲名鵲起,臨床主張中醫不能脫離民間,經常走訪民間,遍訪民間高人,收集民間土方,秘方,偏方,且常年行醫于民間,并結合各位老師的經驗特色,逐漸整理總結逐漸形成自己獨到的理論與實踐結合,并將自己的臨床心得體會整理成書《醫門推敲》,書中毫無保留的首次公布了其多年收集的各種土方,秘方,偏方。臨床中擅長針灸與方藥結合,針藥并用,在內,外,婦,兒,男,皮膚,腫瘤癌癥等多科疾病均有獨到療效。隨著《醫門推敲》第一部的出版,獲得了全世界讀者的廣泛好評,來自世界各地的醫生和中醫愛好者突破地域和年齡的局限,前來拜師,遂創業《庸勝堂》,沿襲恩師李今庸教授的治學風格,傳承中醫,發揚國粹,廣收門徒。弟子遍布歐、美、澳、亞洲,分別來自美國、加拿大、澳大利亞、法國、瑞士、丹麥、日本、臺灣等地區和國家,國內弟子幾乎遍布中國每個省份,并于2016年在武漢舉行了傳統的收徒儀式,為中醫界一大盛事,為響應國家“一帶一路”政策將中醫事業向全世界的推動作出了杰出的貢獻!次年,出版《醫門推敲貳》,并舉行了第二屆收徒儀式;再年,出版《醫門推敲叁》,并舉行了第三屆收徒儀式,又年,出版《醫門推敲肆》,《醫門推敲五》,并舉行了第四屆收徒儀式。世界華人周刊對其進行了專訪,稱其為“世界八零后中醫領軍人物”、“中國歷史上出版中醫專著最年輕的中醫”、“新生代中醫的杰出代表”、“中醫治療疑難雜癥和腫瘤癌癥達人”!(張勝兵電話及微信號:18771118080,17771604880,15701481888,qq280368498)

最新評論 更多>>

最新文章 更多>>
關于我們  聯系我們:QQ513460486 郵箱:[email protected]
CopyRight © 2006-2013 www.aahemb.tw All Rights Reserved 浙ICP備11047994號
足球比赛比分表 川上奈々美受害者在线 贵州十一选五走势 东京热演员都有谁 上海天天彩 188比分直播网 3d试机号今天晚上金码 水咲萝拉 个人投资理财方式 nba比分直播188篮球比分直播 深圳福彩官方网 凯尔特人战胜步行者 新手如何理财让钱生钱 陕西十一选五遗漏查 河北十一选五app 吉泽明步在线观看亚洲 莲花味精股票